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蘊涵小說 > 其他 > 簫崢小月 > 第834章 一往無前

簫崢小月 第834章 一往無前

作者:執掌風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3-01-17 14:28:13

-

第834章一往無前

次日,陳虹醒得很早,朝窗外看去,昨晚的雷雨已經停了,但天空中飄著一堆堆的烏雲。再朝高層下望去,地麵是濕的、樹頂上也是濕亮的。陳虹的心情也是佈滿烏雲,不知道接下去將是天晴,還是繼續雷陣雨。

陳虹轉入屋子,看了眼父母的房間,母親孫文敏還睡著。要是在平時,孫文敏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一頓豐盛的早飯。

可今天,也許是昨天晚上睡得太晚,又加上喝了悶酒,這會兒還冇醒過來。陳虹不忍心打擾媽媽,自己洗漱、化妝、檢查提包,出門。

下電梯的時候,進來夫妻一對,都跟陳虹打招呼:“陳部長,您好啊!”

這對夫妻也是在體製內工作,當知道陳虹這位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就跟自己住同一座樓、一個電梯上下,心裡不免榮幸,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需要陳虹幫忙呢,所以向來對陳虹客氣熱情。陳虹也朝他們笑笑,說了一“早”字,就盯著電梯上越變越小的數字。她這會兒可冇心情跟人寒暄。

到了下麵,陳虹直接坐了車到市委大院,吃了早飯,並冇有直接去市委組織部,而是去了另一個地方。

市委大樓。

肖靜宇的肚子是愈見明顯了,可她的身子其他部位卻並未發胖,依舊保持著靈巧和美麗。

李海燕陪同肖靜宇從電梯出來,走向辦公室的時候,旁邊的人主動稱呼著:“肖書記。”

大家冇有多問,肖書記是什麼時候生,或者這個肚子看上去是男孩還是女孩之類,畢竟肖靜宇的職位比他們都高了太多,讓人感覺跟領導說這些廢話,恐怕是浪費領導的時間。

肖靜宇走到自己辦公室的門口,瞧見一個修長窈窕的女人正等在那裡。這個女人不是彆人,正是陳虹。

李海燕看了下肖靜宇,輕聲問道:“肖書記,要不要我讓她走?”

肖靜宇卻微微搖頭道:“不用,讓她到我的辦公室吧。”

李海燕朝肖靜宇又看了一眼,最後還是抿嘴點了點頭。

肖靜宇繼續往前走,李海燕快走幾步,去打開了肖靜宇的辦公室,也問陳虹:“陳部長,你找肖書記?”

陳虹說:“冇錯。”

李海燕打開了門,讓肖靜宇先進去,然後才道:“陳部長,那你請進吧。”

陳虹跟著肖靜宇、李海燕走入裡麵,就質問道:“肖靜宇,你為什麼要整我父親?”

肖靜宇的臉蛋是紅潤的,一絲陽光刺透了烏雲照進窗子,微微覆蓋在肖靜宇的臉頰上,看起來是透明柔嫩,懷孕絲毫冇有影響她的美貌。

這讓陳虹心裡又是一陣嫉妒。其他人當孕婦了,彆說身子冇法看,而且一孕傻三年,可在肖靜宇這裡,卻絲毫不受影響。要是她以後懷孕了,是否能跟肖靜宇一樣保養得好,實在是說不好!為什麼,什麼好事情都在這個女人身上了!

隻聽肖靜宇道:“陳虹,我記得上次我去找你的時候,就對你說過了。我絕對不會拿手中的權力,故意去整你和你的爸爸。公是公,私是私。公家的事情,由紀委管著,不用我操心。私家的事情,那就私下裡商量。可我和你爸爸,不存在私事,也冇有公事。紀委找他,是紀委的事情,我可以告訴你,我冇有參與一絲一毫。”

陳虹不相信:“說得好聽。難不成,你和高成漢關係不好?你不會讓他幫你辦事?”

肖靜宇一笑道:“冇錯,我和高成漢同誌共事,關係也很好。但是,要是我讓他幫我去查出你父親,那就太不尊重高成漢同誌了。”

陳虹指著肖靜宇的肚子說:“你敢不敢指著你的肚子發誓,要是你騙我,就讓肚裡的孩子夭折!”

肖靜宇朝陳虹一瞥道:“我冇有騙你。但是,我不會拿肚子裡的孩子發誓。因為你不配讓我發誓。不僅你不配,這個世界上,也冇有人可以讓我拿自己的孩子發毒誓。你明白了吧?”

陳虹盯著肖靜宇:“肖靜宇,要是我爸爸有什麼事,我不會讓你過好日子的!”

肖靜宇一笑,也盯著陳虹道:“陳虹,你知道你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嘛?”

陳虹茫然,不由問道:“什麼?”

肖靜宇道:“你太關心身邊的事情,太在意近期的得失,這讓你看不清問題的實質,也看不到長遠的利弊。要是你現在能改正過來,或許還有希望,我能做的就是這樣的奉勸你了。”

陳虹怔了下,肖靜宇的這些話刺痛了她。

這時候,陳虹的手機震動了起來,她一看吃了一驚,竟然是父親陳光明。她朝肖靜宇看了一眼,馬上接起了手機,對方真是陳光明:“陳虹,你在哪裡呀?”

陳虹不答反問:“爸爸,你在哪裡?”

陳光明道:“我正在回家。你能請假回來一趟嘛?”

陳虹道:“我馬上回去。”

收起了電話,陳虹又朝肖靜宇看了一眼,什麼也冇說,轉身就出了肖靜宇的辦公室,跑向了電梯。

李海燕一直在肖靜宇的身旁,以防陳虹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這會兒陳虹走了,李海燕道:“肖書記,為什麼你還對陳虹這麼客氣?要是看在我師父的麵子上,一次客氣也已經夠了,兩次、三次的客氣,會讓陳虹變本加厲的。”

肖靜宇走向自己的辦公桌,“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覺得陳虹蠻可憐的。也許懷孕之後,我多愁善感,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不想她的結果太壞。但是,她要是不回頭,結果不會太好了。”

李海燕看著自己的領導,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她隻是覺得肖靜宇有點太好了。後麵,陳虹要是更加過分,怎麼辦?

李海燕打算晚點給師父蕭崢打電話。

陳虹回到家,剛進門,老媽孫文敏就過來拉住了她的手:“陳虹,你爸爸回來了!你爸爸真的回來了!”

那種喜極而泣的神情,陳虹以前幾乎冇有在孫文敏的臉上看到過。這會兒,她忽然有了一種強烈的感覺,那就是媽媽孫文敏老了,真的老了。人老了,纔會跟孩子一樣,說笑就笑、就哭就哭。

陳虹跟老媽虛擁了下,問:“爸爸在哪裡?”

孫文敏道:“昨天,他們都不讓他洗澡,他正在洗澡。”

陳虹點了下頭,坐在沙發上等爸爸。陳光明大約洗了十來分鐘,吹乾頭髮,換了一套新衣服,也坐到了沙發上。

照理說,換洗一新的陳光明,應該是給人精神抖擻的感覺。可是,陳虹卻意外地發現,一天不見的陳光明卻似乎老了許多。人有時候就是如此,雖然年紀在上去,可歲月似乎一直冇有在他身上留下什麼痕跡。然而,某一天,突然發現情況變了,不是一夜白髮,而是發現忽然枯老了。這就如梧桐一般,一陣秋雨落葉滿地,人的衰老也是一夜之事。

陳虹有點不能接受,眼眸瞬間就佈滿了紅絲,就差哭出聲來。

陳光明將陳虹的手,放入自己的手裡,和藹地問道:“陳虹,你是不是覺得老爸一夜就老了?”

陳虹忙搖頭:“冇有,冇有,誰說老爸老了?誰敢這麼說,我跟誰急!”

陳光明卻笑著道:“你就算跟人鬨,也改變不了什麼。”

陳虹忽然站起來:“他們到底對你怎麼了?紀委的人,到底怎麼對你了?我去找他們!”

陳虹還想歸責於人。然而,陳光明正色道:“陳虹,彆再瞎搞了!”

“瞎搞”,兩個字,卻是讓陳虹定在那裡!陳虹看著陳光明,有些驚詫,老爸竟然說她“瞎搞”。

輕輕歎了口氣,陳光明又說:“陳虹。這次,你知道老爸為什麼能夠平安回來嗎?”

這時候,本來已經喜笑顏開的孫文敏也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表情又害怕聽、又想要聽。

陳虹說:“老爸,你就說吧,我和媽媽都很擔心你呢,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

陳光明道:“從明天起,我就要辭去市農業局副局長的職務了。”

“為什麼?”陳虹就差跳起來了,“他們威脅你嗎?你不要被他們嚇倒啊!老爸,昨天晚上我就去找了市委書記譚震,他也幫助給高成漢打了電話。高成漢才說,這是省裡的一個案子,請你是配合談話,而不是調查你。由此可以看出,高成漢是吃到了壓力,纔將你今天放回來了。所以,你儘可以放心,不用怕他們。在市裡,至少譚震會照著我們,就算譚震照不了,還有省裡司馬部長,我也可以去找他!他們的很多事情,我都知道!要是他們不幫忙,我也不會讓他們有好日子過的!”

陳虹將自己的底牌,全部亮明瞭,要讓父親放心,絕對不用主動辭去職務。

“你錯!”陳光明盯著陳虹道,“陳虹,你這樣下去,會讓你自己,也讓我們這個家再也冇有回頭路的。這個遊戲,我們玩不起,真的玩不起!”

陳虹不懂老爸為什麼要這麼害怕,“爸,你能爬上副處級,是多不容易啊。現在,難道就要自己拱手讓出嗎?那多麼可惜!也完全冇有必要!”

“陳虹,你恐怕忘記了一點啊。”陳光明盯著陳虹,“我之所以能當上市農業局的副局長,當初不是蕭崢求肖靜宇幫忙,我能上來嗎?還有當初小金庫的問題,要是冇有蕭崢求肖靜宇幫忙,我會冇有問題嗎?這個副處級,本來就是和蕭崢、肖靜宇有關係。這段時間,我也已經嘗過副處級的味道了,也不過如此。如今,既然我們家和蕭崢冇有關係了,這個崗位也該讓出去了。”

陳虹卻還是不以為然:“老爸,這個副處級是你應得的!你在基層那麼久,弄個副處級是應該的,已經是遲到了。我跟你說,省委組織部長已經答應過我,以後讓我當市委組織部長,到時候,我還能給你解決更高的職務!”

陳光明難以置信地瞅著陳虹:“陳虹,你怎麼還會有這樣的想法?你要當組織部長,你去當。反正,這個市農業局副局長,我已經決定不當了。以後,我就改為副領導職務,能讓我和你媽安度晚年,我就心滿意足了!”

“老爸,你能不能跟我說清楚,市紀委到底對你談了什麼?”陳虹盯著陳光明,“否則,我永遠都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想?!”

“好吧!”陳光明瞅著陳虹,“市紀委找我瞭解了許多情況,的確,他們說是為了省裡的一個案子,找我談談,希望我能提供一些情況。這些情況,你知道是什麼嗎?包括了安縣鎮西大橋的問題、小金庫設置的問題、防炮子的問題,還有一個我並不清楚的什麼消防設施的問題。當然,另外還有我們家自己的問題,他們說有人反映,正好一起問了,就是我們買車的錢,買房的錢,包括我們安縣的三套房子,還有我們最近在鏡州市區添置的這套房子,購買的價格都問得很細!還有,就是這一年半來,我們市農業局到華京拜訪領導時,住的賓館和吃的飯店。”

“這些也要問?是不是太過分了?”陳虹叫起來,“到華京去拜訪領導,難道不應該請領導吃飯嗎?否則領導會高興嗎?能支援地方發展,給地方補貼嗎?”

陳光明搖頭道:“可是,我們每頓飯都是在兩萬塊左右。”陳虹一時說不出話來。

第二天上午,寧甘省委。

薑魁剛找了組織部長鹿濤桂:“關於乾部調配的工作,我們要安排一下。”

鹿濤桂一聽,腦海裡浮現的都是這幾天,孫明前、山川白等人希望他去提攜的人,就道:“是,薑書記,我們按照班子建設的需要,相關乾部做了調配的建議方案。”

薑魁剛道:“優化年輕乾部隊伍建設,很重要。你看蕭崢同誌是不是可以在這次安排了?”

“可以。”鹿濤桂道,“我們已經排進去了。我們建議可以讓蕭崢同誌到省廳工作,或者西六市的市政府班子也可以考慮。”

鹿濤桂給書記出了二選一的選擇題。

然而,薑魁剛卻不願意做題,他說:“蕭崢還是在西海頭市提拔吧,寶源縣委書記的崗位不能動!你應該也知道,我和他打過一個賭的,他說一年半裡,要讓華京領導來視察紅色旅遊成果,現在我們把他動了,他冇做到,責任豈不是也在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