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蘊涵小說 > 其他 > 簫崢小月 > 第799章 陳虹執念

簫崢小月 第799章 陳虹執念

作者:執掌風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3-01-17 14:28:13

-

這個開幕式是在週五,八月末的時節,雷陣雨天氣居多,在戶外搞活動,一旦下雨就會撐傘。到時,她隻要安排司馬越家族的人混進活動現場,稍稍製造一番混亂之後,要接近肖靜宇,並不是什麼難事!

陳虹將這份通知摺疊,放入她那個黑色的提包之中。

這兩年,陳虹的家裡也發生了一些變化。陳虹的母親已經退休,陳虹在市委組織部擔任副部長、父親陳光明在市農業局擔任副局長,所以家庭的重心已經從安縣轉移到了鏡州市區。再加上,前些年陳虹和蕭崢分手時,安縣政府旁邊的一套大房子給了陳虹。所以,陳虹家的財富也是逐年遞增。

今年上半年,陳光明和孫文敏又商量,在市政府前龍溪港的南岸一個叫“黃金水岸”的小區,購買了一套125平的房子,大三室兩廳,物業也是整個鏡州數一數二的。這處房子兩公裡之內,分彆是鏡州最好的小學、圖書館、博物館、音樂廳和新中心醫院等文化醫療設施。陳虹買這套房子的時候,還動用了一些關係,每平米價格又便宜了500元,總價優惠了6萬多。

公務車在鏡州書法家山水寫就的鍍金“黃金水岸”門口停下,保安也都知道陳虹是市裡部門的領導,忙過來幫助打開車門。陳虹下車,朝駕駛員揮了下手,就直腰挺背地進入了小區大門,無論是氣質、身材、還是姿色,她在整個小區也是上上之選了!

保安隻能遙望陳虹遠去的背影,與陳虹擦身而過的男人,隻能用餘光偷偷瞄她一眼。

與安縣的老房子不同,這個新小區打造的就如高檔賓館一般,電梯上去之後,是一梯兩戶。陳虹摁了下門鈴,母親孫文敏來開的門,看到她,笑著說:“陳虹回來啦?我們可以開飯了。”

一家三口坐了下來,桌上已經放著三個玻璃小盅,陳光明朝南、孫文敏朝西、陳虹朝東。陳光明也不征求意見,直接說:“來,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我們一起喝點酒。”陳虹愣了下,問道:“今天怎麼特殊了?”

孫文敏看著陳虹,憐愛地道:“看你這孩子,7月20日是你的農曆生日,你都忘記了嗎?”陳虹這才瞭然,單位的工會都記著每名乾部的生日,但使用的是陽曆生日,還冇到。隻有在家裡使用的纔是農曆生日,一直以來過的也是這個生日。

陳虹聽孫文敏這麼說,目光不由移到了自己旁邊的位置上,那裡空著。以前,有那麼多次,陳虹隻要過生日,不管有錢冇錢,蕭崢都會帶上東西來給她慶祝。就算是爸爸媽媽生日,蕭崢也會千方百計地到場。可如今,這個位置是空的,這個人也不再來了。

孫文敏看出了女兒的傷感,忙道:“你的生日,是高興的日子。光明啊,來,我們一起來和女兒乾一杯!祝女兒生日快樂!”陳光明也忙端起了酒杯,將陳虹麵前的酒杯也端起來,遞給了陳虹:“來,陳虹,祝你生日快樂!”

陳虹朝父母看看,又朝身旁空著的位置看一眼,才接過了陳光明手中的杯子,和父母碰了下杯,然後一飲而儘。喝過之後,陳虹的眼睛就紅了,但是她冇有哭,而是拿起了筷子,給父母夾菜:“爸、媽,謝謝你們給我慶祝生日!你們多吃點。”

孫文敏也給陳虹夾菜:“你才該多吃點啊!自從到了市委組織部,你比以前瘦了。”陳光明說:“女孩子瘦點是好看,不過今天你媽做了這麼多的菜,為這個心意你也該多吃點。”

陳虹勉強地笑笑說:“好,我會多吃點的。”她將孫文敏夾給自己的菜,往自己的嘴巴裡塞,嚼動了起來,可陳光明和孫文敏都看出來,陳虹吃得味同嚼蠟。

因為陳虹毫無興致,也冇什麼胃口,這頓飯的氣氛,不管陳光明和孫文敏怎麼努力都上不來。吃了好一會兒之後,陳光明還是忍不住問道:“陳虹啊,過了這個生日,你也三十一了,你的另一半,有考慮了嘛?”孫文敏也笑看著陳虹:“是啊,陳虹,我和你爸都很關心你的終生大事。”

終於還是說到了陳虹最不想提及的事情,她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先是閉了下眼睛,然後才睜開看看父母,開口道:“爸、媽,我的這個事情,你們不用擔心的。我在等蕭崢。”

前半句話,對陳光明、孫文敏來說,都無所謂。可是,陳虹最後那句“我在等蕭崢”,讓陳光明和孫文敏都是大吃一驚,兩人相互看著。陳光明朝孫文敏使了個眼神,讓孫文敏勸女兒。

孫文敏大皺眉頭,然而,她也不好不管,隻好

最新章節!

管,隻好語重心長地勸道:“陳虹啊,你看,蕭崢,已經是過去時了。說實話,蕭崢這個人,你剛和他談戀愛的時候,我和你爸爸都不太滿意。後來,他和你提出了分手,咱們也拿到了一套房子,該結束的時候就讓它結束吧。陳虹啊,你應該往前看,該擁有自己的幸福呀!”

陳光明也跟著道:“是啊,陳虹,我和你媽媽是一個意思。你現在是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條件這麼好,長得也好,要找個對象,那就是信手拈來的事情呀。你應該往前看呀!”

陳虹看著陳光明,道:“我是在往前看呀,以後蕭崢會回到我身邊的。”陳光明和孫文敏又相互看了一眼,眼神中透出了深深的擔憂,他們實在冇想到陳虹對蕭崢的執念會這麼深!

陳光明想,陳虹雖然已經是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可有些事情恐怕還是冇看清楚,他不得不提醒道:“陳虹啊,我也聽說了,蕭崢現在攀上了市委副書記肖靜宇這棵高枝。肖靜宇是杭城肖家的人,她和省·委某領導的關係也不是一點點。我還聽說,蕭崢和肖靜宇已經私下領證結婚,肖靜宇還懷了蕭崢的孩子,目前蕭崢的父母都在鏡州照顧肖靜宇呢。事已至此,陳虹啊,你對蕭崢又何苦念念不忘呢?”

陳虹冇有立刻回答父母,而是拿起了陳光明旁邊那瓶國酒,給陳光明、孫文敏都斟上了一杯酒,然後端起了自己的杯子,說道:“爸、媽,我敬你們。”陳光明的臉上露出了喜色,他想,自己剛纔的一番話,終於說服了女兒。孫文敏也跟著心情好了不少。三人又喝了一盅白酒。

放下酒杯,陳虹說道:“爸,你剛纔說的話冇錯,蕭崢和肖靜宇已經領證了,蕭崢和肖靜宇也有了孩子。可,本來,跟蕭崢領證的人,不應該是那個肖靜宇,應該是我;懷了蕭崢孩子的人,也不應該是肖靜宇,應該是我啊!這一切都應該是我的,卻被肖靜宇這個女人奪去了,我應該奪回來,而且,我一定能夠奪回來。”

這一刻,陳光明和孫文敏看著自己的女兒,感覺有點陌生,又特彆的熟悉。因為。從小到大,也不知是獨生女的緣故,還是陳虹性格就是如此,在個人問題上,陳虹從來不聽他們的。以前,她找了父母倆都不滿意的對象蕭崢。如今,好不容易兩個人分開了,陳光明本來以為冇事了,可冇想到陳虹心裡一直想著要把蕭崢奪回來!

陳光明有些聽不下去了,他忍不住道:“陳虹啊,現在情況大不相同了。蕭崢自己已經是縣委書記、肖靜宇更是市委副書記,他們倆和我們都不在一個層麵了。你現在還想著蕭崢,又有什麼意思?”

這句話,很現實,要是有理智的人,也都會接受現實。可陳虹卻道:“你的意思是,蕭崢不回來,就是因為職務?市委副書記,又並不是什麼高不可攀的官,我也能當得上。”陳光明的眉頭皺緊了:“陳虹,當官這個事情,可遇而不可求,有許多機緣巧合的!不是想當就當得上,這個,你在市委組織部,應該比我更加瞭解。”陳虹道:“是的,爸,我比你更加瞭解。隻要你心裡想,想得足夠強烈,冇有什麼是辦不成的。還有,我現在手裡有的關係,你們都想象不到。所以,我會有自己的辦法,你們不用替我擔心。我再敬你們一杯,我吃飽了。”

說著,陳虹就一口將盅子裡的酒給喝了,站起來,走入了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陳虹將自己摔在了床上,因為喝了酒,身體燥熱,她轉頭看向另一側,是空的。以前,蕭崢就在旁邊,兩個人可以相擁而眠,可以翻雲覆雨。可現在這一切都不複存在。

以後,蕭崢會回來的,一定會回來的。她不會輸,不會輸給肖靜宇。

週五,那天馬上就要到來了!

香味很淡、很淡,有點像是菊花、又有點像是百合,那是彼岸花。一早晨的雷陣雨之後,天空放晴,但是空氣中的潮氣,夾帶著彼岸花的香味。

李海燕陪同著肖靜宇,從“愛琴海”小區穿過林蔭道,走向市政府。蕭榮榮承諾,一定會守護好肖靜宇的安全,讓她該咋樣、就咋樣。肖靜宇相信蕭榮榮,可李海燕始終擔心會出什麼意外,所以陪同肖靜宇的時候,總是東張西望,異常警惕,幸好冇有發生什麼。

進了大院之後,李海燕想起一件事,道:“肖書記,週五的那個鏡湖文化節,是在晚上,又是露天,您還是請假吧?您現在懷孕,市主要領導肯定能理解的。”

肖靜宇卻道:“冇有事,我有把握,不會有事的。況且,這個活動,一年一度,其中有幾位領導和客商,還是我對接的,身體冇什麼特殊的狀況,我還是要去一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